永 远 的 天 鹅 湖

作者:好思佳

老柴,中国古典乐迷喜欢这样称呼伟大的俄国作曲家柴科夫斯基。每每提到老柴,爱乐人的心田一定会涌出许多色彩鲜明的旋律:幽婉如歌的行板,充满幻想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色彩斑斓的意大利随想,庄严辉煌的1812,气势磅礴的第一钢协。。。或许人们的脑海中还会浮现出一些栩栩如生的场景:神秘诡异的黑桃皇后、纯情妩媚的睡美人、童稚诙谐的胡桃夹子、壮怀凄美的天鹅湖。。。



老柴的三大芭蕾舞剧,好像三朵常开不败的奇葩,在历史的浩瀚长河中熠熠生辉。这三部举世公认的佳作,也是柴科夫斯基毕生音乐创作中最为后人熟知并深爱的作品,尽管这些舞剧的首演并不成功。

记得有人说,仅仅一部《天鹅湖》就已经是“旋律之王”这个称誉最好的注解了。柴科夫斯基无疑是古典舞剧最杰出的大师,浪漫的情怀,抒情的音符,再加上戏剧化十足的结构,固执而又纯粹的俄罗斯风味。这就是老柴的音乐,真正为芭蕾舞注入优美旋律的最杰出代表。

假如翻开芭蕾的历史,你一定会发现,在柴科夫斯基之前许多伟大作曲家的创作中,芭蕾舞剧的配乐几乎是一片空白。他们不愿意创作舞剧音乐?他们难于驾驭这种动态的音符?其实,这只是芭蕾舞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盲点。那时人们已经认同的舞剧音乐大多结构单一,曲调平缓,为了突出承袭的华丽的格调,难免要“委屈”舞剧的灵魂——音乐。这样缺乏情感投入的创作自然会令许多大师望而却步,谁会去做有损于自己创作风格和公众形象的事情呢?更不用说一些大作曲家甚至将芭蕾与杂耍相提并论。



老柴似乎对“杂耍”颇感兴趣。当时以及后来的音乐评论对柴科夫斯基的争议也一度聚焦于此,争论的核心是老柴“胆敢”将“交响”移植到舞剧音乐当中。事实总是胜过雄辩的,老柴用优美悦耳的旋律将那些无知的非议流放。“好像是从取之不尽的百宝箱里倾泻而出”。在破除了有关舞剧音乐一些陈规旧念的同时,老柴以新颖的视角、深刻的内容以及优美而又富于诗意的旋律成就了舞蹈和音乐的完美结合。三大芭蕾舞剧至今仍是世界各地最受欢迎的珍品。

《天鹅湖》大概是柴科夫斯基笔下最受欢迎最令人感到亲切的作品了,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感。1876年他创作了第一部芭蕾舞剧。《天鹅湖》所讲述的那段流传已久的凄美动人的古老传说想必每一位爱乐者都已经耳熟能详了,在此便不多书。

由于编导和指挥的平庸,《天鹅湖》的首演很失败,老柴很受伤。其实这样的事情,柴科夫斯基一生中经历过许多,见怪不怪了罢。还是在老柴去世之后不久,《天鹅湖》才被再次搬上舞台,巨大的成功来得有些迟,作曲家本人已经无法亲身经历那辉煌的时刻了。

在这部作品中,与舞蹈完美交融的音乐充分地体现了作曲家的抒情性,创造性的思维和细腻的结构处理佐以高超的作曲技巧,刻画了白天鹅奥杰塔这个芭蕾舞的经典形象。王子齐格弗里德、黑天鹅奥杰丽亚以及恶魔的形象也性格分明,各具特色。在出色地勾画出每个角色的性格和内心的同时,交响也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老柴成功地营造了一个色彩丰富、冲突迭起的戏剧氛围。

一提起《天鹅湖》,你定会想到一段双簧管以舒缓的节奏娓娓道来的旋律,如歌如泣,温柔而又略带几丝忧伤,一群纯洁婀娜的白天鹅的身影便会赫然浮现在眼前,这便是着名的场景音乐了。

在《天鹅湖》的配乐中,对管乐的要求其实很高,尤其是木管,就拿这段纵贯全剧的主题——场景来说,双簧管色彩的发挥被提升到一种近乎完美的境界:第一主题以及紧接着展开的一段逐渐上行的旋律,完美地呈现出一个凄美幽怨的白天鹅形象。巧妙之处还在于伴奏的处理,就是背景里竖琴的琶音和弦乐的震音,这些因素无不恰到好处地烘托出白天鹅超凡脱俗的艺术形象。在法国号和大提琴为白天鹅代言出黯然神伤的情绪之后,当第一幕即将终了,天鹅群掠过湖面的瞬间,又有哪位神话中的王子不为之情动呢?!

其实我还是最喜欢第二幕中的那段双人舞。齐格弗里德王子对白天鹅奥杰塔一见钟情,二人翩翩起舞、互诉衷肠。小提琴独奏的一大段旋律,当真是如歌如泣、悠然飘渺。爱情这东西真伟大,你看他们情意绵绵的样子,当余音缭绕,厄运即将临头,两人还在那儿自顾自无限深情、依依难舍。。。一时写不下去了,怎消得这天上人间?

《天鹅湖》的音乐还有很多亮点:天鹅群舞、三只大天鹅舞、舞会中的那波里、查尔达什等性格舞曲以及辉煌颂歌般的终曲,在这里就不一一列陈了。



如果你喜欢原汁原味的俄罗斯风格,那么就应首选罗杰斯特文斯基指挥365bet足球网_亚洲365bet体育_365bet平台国家大剧院的录音;假如你衷情道地的“老柴“,那么大提琴家出身的罗斯特罗波维奇和柏林爱乐乐团的三大芭蕾组曲就万万不能错过。“企鹅”的三星带花有时还是很有准头的。

近几年当今全球最优秀的芭蕾舞团之一,莫斯科芭蕾舞团在世界各国巡演,更是频频来华,大概是老柴和《天鹅湖》在中国这个潜力巨大的文化市场颇有人缘吧。莫斯科芭蕾舞团沿袭了俄罗斯古典芭蕾专业、严谨的风格,不只停留在完美地刻画每一个形象,而且执着地追求“灵魂的共鸣”。芭蕾大师乌兰诺娃当年正是从这个芭蕾舞团走向世界的。

一位对收藏“天鹅”情有独钟的古典乐迷曾这样说:听老柴,越是年代久远的,就越是有味道。所谓弥足珍贵吧。谨以此文向大师致敬!并向所有爱乐人问好!


Copyright 2004 www.cccpis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非法理由请勿转载